性感灵新在线拖文

占tag致歉

您好这是王者语c群宣,来了的朋友祝愉x

x。每皮重三,开性转开幼体开黑化。

x。私设可,但需管理公设一p过,逐发相册。

x。名片格式:【皮肤名称】英雄。

x。第一次名片免费。第二次50+第三次100+以此类推

x。禁苏禁彩豆禁qq自带表情。不禁表情包但适量,不许刷屏。ooc适量。

x。发广告的直接飞机送走。不定时清群。

x。吵架什么的请讨论组。禁引战。

x。管理不负责带白,所以务怪。

x。不要涉三串剧组。

群管理们在抛弃尊严来迎接你们哦——xxx(不对。

群聊号码:805853943
群聊号码:805853943
群聊号码:805853943

求k。求求lof的大佬们瞅一眼

这原创高中语c,入群填人设,人设表公告自取
外貌衣着不支持图代替
高一高二高三每年级先五个班以再说
人设一星期内上交
名片格式:班级.姓名。如:高一(3).灵新
禁苏娘白,黄豆颜表情,图适量。
一次提醒两次禁言三次飞机,反正我记不住
撕逼请务必不要小窗。
不定期清群,三个月不发言的清,一个星期还没改改名片者清
群里不定期开戏,没有强制参加
皮上戴套皮下带b
半白移步文件洗白手册

求K——。

想爱你【白鹊短篇】

     想爱你【短篇】
x.严重ooc歉
x.想爱你的歌词改编。唱的那人一堆英文字母。
x.不喜勿喷。
x.一堆流水帐.

  如果再次与你相遇,我不会再次毁坏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李白知道,这淡薄虚幻的爱情,是不会有什么期望的。
  他也想过放弃,尽管这很难。  可是,为什么,心里渴望是什么?
  李白不知道。
  如果期望有永远的话,那什么都有能忘掉。例如,李白想再一次和扁鹊,也就是秦缓去漫步。
  当然,如果是真的,他一定会选择绕远,这样…呆在一起的时间,会不会更长一些呢…?
   

  秦缓坚定的相信,和李白偶然的相遇一定是奇迹。
  秦缓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温暖,就当他想让他松开时,秦缓看见了李白的眼神,就叹了口气任由他牵着了。
  【罢了,就这一次。】
  秦缓这么想,默默的感受着李白手掌传来的温度。
  这样,可以让心更靠近些吗。

  李白拉着秦缓的手漫漫的走着,如果没有鸟叫,他们可能不会抬头看见这天蓝色天空。
  【好想爱你。】
   李白这么想。秦缓这么想。

  时间过的总是很快,在流逝的时间中,相恋的二人,重要的事全都没看见,眼中无不相同的只有彼此。

 
  孤独,无法踏出脚步。
  锁链,将秦缓捆绑起来。
“如果没有什么狗屁命运的话…”
“我可以,爱你吗。”
 
 
  发生了什么,李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深爱的人丢了。毫无痕迹的失踪了。
  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了。他只知道他在找他的爱人。
   “李白疯了。”
  这件事都不用谁告诉,因为国家书记都快知道了。
 

  就当秦缓逃出锁链的控制,逃向人多的地方。
  就当李白快失去找人的希望,绝望的不知去向何处瞎走时。
  他们彼此擦肩而过的时候,大钟的铃声响了起来,两个人愣在原地。
  【是他吗。】

  他们同时回头看去,一向冷漠不动声色的秦缓竟然红了眼圈,他们相互凝视着,时间像停止了一样。

  同样的天空,同样的两个人,他们站着人来人住的人群里相互看着,眼中仿佛只有彼此。
  李白向秦缓伸出一只手,率先打破了这平静,李白勾着唇角看着秦缓。
  “我在,来我身边,不要再迷失了。”
  没有什么花言巧语,没有什么"我爱你"、"我喜欢你",也没有什么你去哪了之类的废话,只有“我在”。
  李白是对的,关于真爱这种事,秦缓不会离开的。
  【他可是我爱的人】

   秦缓看见李白伸出的手,并没有马上去牵住。
  【你是我的,唯一的救赎。】
   秦缓走过去死死的抱住李白,也不顾之前冷漠的形象,李白怎么哄都不松开。

  天,亮了,初晨的光芒照着抱着秦缓的李白,他们彼此依靠着回了他们家。
  分离时同样的悲伤,现在身上的伤,都是只是为了彼此重逄。
  李白的那颗只为秦缓而跳动的心,彻底的融化了秦缓的那颗寒冷的心。
  而那白色的雪融化的时候,便是相恋之时。
 

  希望永远的温暖,永远的映照着他们俩个人。

"我爱上了。"

                                  ——灵新

all多

这儿灵新
反正我我我我我我就这点!
理不直气也壮叉会腰
老样子不喜勿喷

(贾多)贾士x多多
多多还清楚的记得吸血鬼的那次冒险。
毕竟那次可是和贾士学长一起经历的。
有次多多见到贾士和他闲聊时提起那次冒险。
没想到贾士叹了口气。
“本来那次想和你单独约会的。”

(温多)温莎公爵x多多
温莎公爵第一次正眼去看多多还是因为唐晓翼。
因为唐晓翼对多多的关照太多。搞的温莎公爵对多多也有了不少的兴趣。
多么完美的一张自信的脸呐。真想让人把他监禁起来压在身下狠狠欺负到哭呢。
  不过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墨多多,你永远都是我的了,和我一起长生不老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杰克单身他活该
♡杰克就是大猪蹄子!
♡就是大猪蹄子!
♡大猪蹄子!
♡猪蹄子!
♡蹄子!
♡子!

他什么时候到我床上的我都不知道x

好像是叫齐酒啊.:

给专鹊儿生日计划的钥匙扣x
是原皮和化身
私设的狼崽子

偷星语c群宣

这儿灵新
进群改马甲!进群改马甲!进群改马甲!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一天之内不改,直接踢!)
人物格式为偷星人物名字(可重皮三个,不性转,不幼年,不开时期)
第一次改皮不用自戏,但是第二次改皮自戏200+(๑>؂<๑)
长时间不冒泡者直接踢(有事记得向群主请假_(:з」∠)_)
禁娘,禁苏,禁全白,不禁半白,禁黄豆,禁撕逼(要撕小窗解决)!不禁表情图(但是适量,不要太过,不禁语音,不禁颜表,对了,禁止刷屏!(刷屏第一次禁言一天,第二次自戏300+,第三次直接踢)不要过于ooc,咱尽量都皮上聊啊!皮上不带套!
可CP,双方同意找管理员私聊更改(虽然现在都是单身汪╮(╯_╰)╭)
要头衔直接私戳群主
群号:587915112
群号:587915112
群号:587915112

我也不知道叫啥(……(扁鹊向)

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鸡巴玩意x
文渣歉x
ooc歉x
不喜匆喷X
这儿灵新xxx

  光,依旧是那么刺眼。

  在长安有谁不是带着厌恶的眼光看着我呢?
  在他们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杀人无数的怪医吧。

   "有人吗。"
  一个听起来很急促的男声伴随着敲门声响起。
  已经习惯性的用围巾遮住虽有少年的俊俏却有着诡异颜色的脸,也许是怕吓到别人吧。

  “有事?”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红马尾的男子,虽然长得俊俏,却一身的血污,他背上的棕发男子明显已经失血过多昏迷。
  “先生,请您救救他!”
  “他的死活,与我何甘?”
  那人却不说话了,就那么看着我。
  …啧,真烦。
  "进来。"
  “…多谢先生!”那男子似乎有些意外,反应过来后有些高兴地背着那白衣…不对,应该是血衣男子进了屋。
 
  不过都是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劳先生了。”韩信看着自己手臂上包扎好的伤口,脸上有些惊奇的。

  目送着人离开后才反应过来,韩信?这名字好像很熟悉。
  好像是…子休经常念叨的一个人,应该是偷子休鲲的那个???
  唉……这年头,智障真多。

  "这里是?"李白醒了,蓝眸里似乎满是迷茫。
“我家。”
“…多谢先生。”他看起来有些惊诧,可能是因为我的长相吧…。
“养好伤就走吧。”
“好。”他笑了,笑的很好看。
  啧,这笑容,真令人讨厌。
  作为长安城的人气王,他一定是很受欢迎的吧。
  而我被父母抛弃被师傅背叛。
  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

  数日后,他的伤也全愈了,虽然看起来有些不舍,但他还是走了。

  可是没几天,就有不断的东西出现在我家,有时是朵花,有时是一份药材,有次让我撞见了,却只看见那身白衣一闪而过。

  走在长安街上,我看见了他,仍旧是一身白衣,仍旧是那熟悉的笑容,不同的是,他身边有形色各异的女子。
“诶诶?小医生小医生——。”
  他看见我了,十分兴奋地向我走过来,那些女子的目光紧跟其后。
  “小医生,你去采药了呀。”“小医生,我来帮你拿药筐吧。”“小医生要不要一起打排位呀。”“小医生…”
  “你离我远点。”莫名的怒气我推开了他,我看见了他眼里的丝丝委屈和受伤,还有那些女子眼里的愤怒。
  下意识的我抬腿就走,头也没回。
  但他委屈的模样却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也许子休说的对,李白他好比是太阳,而我就是冰。
  永不相融。
 
  李白发现了,我在有意的躲他。
  就在傍晚,他喝醉了,像孩子一样压在我身上。
“小医生…”
“嗯?”
“李某心悦你。”
“…嗯。”
“那你喜欢我吗。”
“……嗯。”

  我曾经天真地以为我可以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了,可以像普通人那样恋爱了。
  可是当我被迷昏抓走的时候,当我醒来发现面前是自己曾经那可笑的师傅——徐福时,我就知道,我错了。
  脑海浮现的熟悉的笑容…不行,我不能死,我还有他。
  逃走前,我偷走了徐福的研究。我知道这研究还是份残次品,但没关系。
  伤痕累累的回去,满意的看到太白,不顾他的担心,抱住他便昏了过去。

  “对不起。”
   我应该早点让你离开我的。
  垂眸扯出一丝苦涩的笑,伸手理了理这人有些凌乱的发型,轻抚着他的脸颊,温柔的把自己的围巾给他围上。
“对不起。”
  俯身狠狠的印上这人早已冰冷的唇瓣,任由眼泪模糊自己的眼眶然后从脸颊滑落。
太白,你醒来之后,要忘了我哦。
“我爱你”

扁鹊向.完
                              ——灵新

all多


这儿灵新X
all多不喜勿喷拜托X
ooc什么的抱歉x
文笔渣见谅——!X

(亚多)亚瑟x多多

他真可爱。

这是亚瑟看到多多的第一想法。

这也就是为什么亚瑟这个赞助当的这么痛快的原因。

“想让他开心。”

(虎多)虎鲨x多多

虎鲨最近很奇怪,至少多多是这么认为的。

一天天一个劲的锻炼身体,都不出去玩儿了。

原因,怕是只有虎鲨自己才知道。

“想,守护他。”

(唐多)唐晓翼x多多

提弄他一定很好玩。

唐晓翼第一次看见多多就这么想。

这也就是为什么唐晓翼一直捉弄多多的原因(划)。

不过,看见多多为他的病情而难过,他心里很自私的开心。

但,请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请开心起来。

“请让我守护你的笑容,初遇时的那笑容一定是属于我的。”

(幽多)扶幽x多多

扶幽一直很喜欢多多。

同样,他知道有很多人喜欢多多。

虎鲨、亚瑟、唐晓翼…甚至,查理。这些人,无论哪一个,他都比不过。

但是。

“没…没关系…我…我能看见你…就…就好。”

(亚多)亚瑟x多多

我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

对这个世界也没什么留念。

直到,那个名叫墨多多的少年出现在我的世界。

“我的留念,我想我知道了。”

(唐多)唐晓翼x多多

当我看着我的队友一个又一个死在我面前的时候。

我的心都死了,洛基是我活下去的执念。

直到,那个名叫墨多多的少年出现在我的世界。

“洛基,我的执念又多了一个人呢。”

(查多)查理九世x多多

查理发现,逗多多炸毛比和墨爷爷吵架下棋好玩多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查理刚来多多家,不把CD给多多看的原因。

当多多因为唐晓翼而着急流泪时,查理虽然不是很开心,但他还是在心里发了誓。

“我查理九世发誓,如果守护不了这孩子的笑容,我就从此摘下领结,做一只普通的贱狗”

(亚多)亚瑟x多多

克莱儿拿枪指着多多的时候,亚瑟真的怒了。

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如此生气。

“别太过分了,那孩子一切都是我的。”

(洛多)洛基x多多

洛基发现自己变得有些…恶趣味了。

看到唐晓翼调戏那孩子时居然跟着偷笑。

看到那孩子成长起来时心里就莫名兴奋。

看到那孩子哭,脑子里却浮现出少儿不宜的画面。

那孩子,叫墨多多。

(亚多)亚瑟x多多

当亚瑟说出他的真实年龄和身份的时候,

多多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他们交往后亚瑟问他他也平静的很,嘴角还有淡淡笑意。

“有什么好震惊的,你就是你。”